冈本柳之助

编辑:钟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5 05:36:52
编辑 锁定
冈本柳之助日语平假名:おかもと りゅうのすけ,1852年—1912年),日本近代史上的军人、大陆浪人。本姓诹访东光、涛山纪州藩出身。官至陆军少佐,参与西南战争,1877年因掀起竹桥事件被开除军籍。1894年开始在朝鲜活动,曾任朝鲜宫内府和军部顾问,并且是1895年杀害闵妃的“乙未事变”的重要参与者。后因此事被押回日本审判,结果无罪释放。1911年为支援辛亥革命而赴中国上海,次年客死当地。
中文名
冈本柳之助
外文名
おかもと りゅうのすけ
别    名
幼名正德,东光、涛山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族
出生地
日本江户(今东京
出生日期
1852年9月27日
逝世日期
1912年5月14日
职    业
军人、浪人
毕业院校
炮术练习所
信    仰
佛教
主要成就
1894年扶植兴宣大院君执政
1895年指挥杀害闵妃
代表作品
《冈本柳之助论策》、《日鲁交涉北海道史稿》、《政教中正论》、《风云回顾录》

冈本柳之助早年生涯

编辑
1852年9月27日(嘉永五年八月十四日),冈本柳之助出生于日本江户(今东京)。他出身纪州藩世臣诹访家,幼名正德,因被同藩冈本家收作养子,故改姓冈本。自幼文武双全,15岁时入学德川幕府的炮术练习所,16岁时成为江户定府纪州藩炮兵头,加入佐幕派的彰义队对抗倒幕军,失败后被放逐到伊势松阪
明治维新以后,随着藩政改革的进行,冈本柳之助被本藩的津田出、镰田荣吉与陆奥宗光等人看中,把他推荐到明治政府军中,任陆军炮兵大尉。1873年就朝鲜之国势写了调查稽考该国历史及兵制、地理以建对朝鲜之方策的建议书,出示给同志看。[1]  作1876年作为护卫队的一员随黑田清隆井上馨前往朝鲜,参与《江华条约》的缔结。1877年西南战争之际,冈本柳之助作为明治政府军大阪镇台参谋大尉,与山路元治转战九州各地。战后论功晋为陆军少佐,任东京镇台预备炮队大队长。但冈本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因而在1878年8月23日在东京竹桥率领200多名军人掀起暴乱,欲直赴赤阪离宫向明治天皇控诉其遭遇,是为“竹桥事件”。骚乱很快被镇压,冈本被捕后被判为发疯而免除死刑,只被开除军籍,其余55人被枪决,100多人被判流放徒刑
正值冈本柳之助陷入人生低谷、前途渺茫之际,同藩的镰田荣吉将他介绍入日本著名思想家福泽谕吉门下,进入庆应义塾学习。在此期间冈本结交了朝鲜开化党金玉均朴泳孝等,与其过从甚密。冈本在1883年8月与金玉均在日本密谋举事改革朝鲜,后又与后藤象二郎福泽谕吉陆奥宗光等人制订了相关计划。[2]  1894年3月金玉均中国上海被暗杀,冈本柳之助作为日本所谓“金氏友人会”的代表被派往上海交涉取回金玉均尸体,不料金玉均尸体已被清政府运回朝鲜并追加凌迟酷刑。回国后,冈本受他的同乡、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的怂恿,于1894年5月潜入朝鲜活动。[3]  在朝鲜期间,当冈本听说清朝将出兵朝鲜镇压东学党起义的消息后,对日本驻朝代理公使杉村濬建议道:“在清国派遣军队到朝鲜的情况下,我国亦应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军队入京城汉城),取其均衡,张犄角之势,以行扩张国权之策”,冈本要求杉村濬预先把日本派兵到汉城的必要性和时机电告陆奥宗光,他自己也亲自编写了意见书呈陆奥。[4]  1894年6月12日,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归任汉城,并受陆奥宗光之托给冈本送来一封信,大意是:“这次大鸟公使赴任,内外之事就全靠老兄(冈本柳之助)的活动了”。[4]  冈本心领神会,积极为日本开战和侵略朝鲜奔走。

冈本柳之助甲午政变

编辑
当时冈本柳之助与来朝鲜活动的大陆浪人(所谓“志士”)田中贤道、福本日南及朝鲜亲日派金嘉镇俞吉濬安駉寿等商议推翻闵妃集团,扶植兴宣大院君李昰应上位,这一任务落在冈本身上。冈本经日本公使馆方面介绍,于1894年7月5日首次在云岘宫大院君会晤,虽然两人相谈很久,但大院君没有表现出倾向日本的意思。冈本回到住处后,云岘宫的家臣郑益焕赶来,传达大院君的话说:“今天怕外人听到,没有吐露想法。你们的意见我全部同意,请知悉。”但无论是冈本还是日本公使馆都对这一承诺半信半疑。[5] 
1894年7月20日,日本驻朝公使馆向朝鲜政府递交要求其废除对清条约、驱逐援朝清军的最后通牒,限48小时内回复。大鸟圭介料定朝鲜政府不能给出满意答复,所以同侵朝日军及冈本柳之助等一干浪人商量进攻朝鲜王宫景福宫的事宜,同时在7月23日凌晨2时由冈本柳之助与穗积寅次郎、铃木重元和翻译铃木顺见负责潜入云岘宫,将大院君引出来,公使馆警部荻原秀次郎率巡警守在门外,充当大院君入宫的护卫。7月22日,郑益焕又来公使馆,告诉日本公使馆书记官国分象太郎说:大院君不一定能听日本人的话,万一如此就会误了大事,但大院君对其亲信郑云鹏言听计从,现已被闵妃集团囚禁在某人宅邸七八年,救他出然后让他说服大院君,那就会奏效。于是国分带了10名警察、10名日军在7月23日凌晨1时将郑云鹏偷偷救出来。郑云鹏获救时先自称不是郑某,又说自己是奉国王旨意被囚于此,不能擅自出来。国分遂把他带到公使馆,一边给他吃东西一边大谈时势之危急,郑云鹏最后表示“不惜生命,为国效力”,同意与冈本等人共同行动。[5] 
等到7月23日凌晨2时正式行动以后,事态发展并不顺利,冈本柳之助和郑云鹏始终无法说动大院君。此时日军已攻入景福宫,大院君必须尽快入宫收拾局面,因此日本驻朝公使馆一等书记官杉村濬亲自出马,去云岘宫说服大院君,但任凭怎么说大院君也不听,却问闵妃是否平安。杉村回答说:“宫中有很多男女跳墙逃跑,可能她也混在一起,偷偷逃到春川去了。”大院君稍露喜色。恰在此时,冈本柳之助进入,大院君指着他说:“他是个豪杰之士。”然后冈本宣称如果大院君不入宫,自己就剖腹谢罪。大院君受到惊吓,杉村趁机继续劝大院君入宫。冈本柳之助、郑云鹏也跟着对大院君说:“今天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不应踌躇。”于是大院君最终同意入宫,但要与杉村濬签署一个日本不割朝鲜土地的协议,又称必须要国王宣旨才行,到7月23日上午11时才入宫执政。大院君入宫后,朝鲜建立亲日政权,并宣布废除与清朝签订的条约,委托侵朝日军驱逐援朝清军。[5]  在这次推戴大院君的政变中,冈本柳之助“功”不可没。

冈本柳之助乙未事变

编辑
1894年8月,冈本柳之助回国,就朝鲜内政改革(甲午更张)与对清作战的方略问题与陆奥宗光进行磋商。10月又随新任驻朝公使井上馨再度赴朝鲜。此时朝鲜政局混乱,大院君与亲日开化派关系紧张,且又有私通清朝的嫌疑。于是井上馨委派冈本柳之助协调朝鲜政府内部的关系,并向大院君出示他给清军的密信,以此劝他退位。大院君听从冈本劝告,宣布引退。同年12月19日他被朝鲜政府聘为宫内府顾问。1895年2月23日又聘为朝鲜军部顾问。同月为向朝鲜政府贷款一事而回国,4月下旬回到朝鲜。
此后闵妃卷土重来,推翻了亲日政权,并与俄国的关系日益亲密。日本政府改以军人出身的三浦梧楼为驻朝公使,代替井上馨。1894年9月1日,三浦抵朝赴任,9月17日,井上馨归国。冈本柳之助本来已对朝鲜局势失望,准备回国竞选国会议员,但被三浦梧楼百计挽留。[6]  随后冈本与三浦梧楼等策划暗杀闵妃,10月3日晚上日本公使馆方面又将联络和引出大院君的任务交给他。10月5日午前,冈本伪称归国辞别,与翻译铃木顺见来城郊的大院君别庄孔德里,向他说明了日本的举事计划,并出示了日本公使馆拟定的4项条件。大院君当着儿子李载冕、孙子李埈镕的面欣然允诺,冈本与他约定:“时间一到,我亲自来迎接,在这之前,请您静候。”[7] 
1895年10月6日,冈本以回国为名去仁川,实为障眼法。10月7日夜,三浦梧楼决定将原定于10月10日的计划提前到10月8日,冈本得到消息后急忙从仁川赶回汉城,并前往孔德里别庄迎大院君入宫,但他呆了两三个小时,大院君不肯同意。冈本见天就要亮了,事情危急,于是动员壮士把大院君强行拖出来塞进轿子里。[8]  随后冈本从孔德里别庄出来,将众浪人集合在大门口,说:“进入宫城后要对狐狸随机处分。”众人皆起杀心,随后他们拥着大院君的轿子向景福宫进发。[9]  日本人攻入景福宫后,开始实施杀死闵妃,冈本柳之助成为现场指挥。同时他还进入长安堂,将《王后废位诏敕》扔给国王高宗,高宗说:“就算你把我手指给切了,我也不签字!”最后闵妃于1895年10月8日6时许被杀害,史称“乙未事变”。有许多记载说冈本柳之助是亲手杀死闵妃的人,但难以确认。不管怎样,冈本柳之助又为日本的侵略扩张立下一“功”。

冈本柳之助晚年活动

编辑
三浦梧楼欲将乙未事变伪装成大院君发动的政变,但由于被西洋人目击而败露,日本政府被迫派出小村寿太郎来善后,于1895年10月18日对冈本柳之助以下参与事变的日本民间人士下达“退韩”命令,10月22日又对参与事变的公使馆人员下达“退韩”命令,将他们押赴广岛审判。1896年1月20日,冈本48人全部被判无罪释放。还在养病的陆奥宗光听说后立即给人写信说:“冈本柳之助免谕,近日回京。该人回京后以沉默为上策,我想同他会面一次”。[10]  可见陆奥与冈本之间密切的关系。
1897年,冈本柳之助在东京结交了中国革命党领导人孙文,本欲继续支援其革命事业,但由于与玄洋社领导人头山满不睦而不能再与孙文交往。晚年倾心研究北海道历史与佛教日莲宗。1911年冈本听说辛亥革命爆发的消息后带着他的门徒前往中国上海,与头山满都下榻于丰阳馆。后因头山满宣称不经他的同意,任何日本浪人都不得去南京会晤孙文与黄兴,故冈本此行未能遂愿。尔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1912年5月14日客死上海

冈本柳之助个人作品

编辑
冈本柳之助著述有《冈本柳之助论策》(1898年)、《日鲁(俄)交涉北海道史稿》(1898年)、《政教中正论》(1899年)、《风云回顾录》(1912年)等。
参考资料
  • 1.    冈本柳之助《冈本柳之助论策》,第175页。
  • 2.    冈本柳之助《冈本柳之助论策》,第181页。
  • 3.    伊藤博文编《秘书类纂·朝鲜交涉资料》中卷,〈冈本柳之助讯问调书(续)〉,第448页。
  • 4.    冈本柳之助《冈本柳之助论策》,第184—185页。
  • 5.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韩苦心录》,第46—55页。
  • 6.    伊藤博文编《秘书类纂·朝鲜交涉资料》中卷,〈冈本柳之助讯问调书(续)〉,第468页。
  • 7.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韩苦心录》,第173—175页。
  • 8.    内田定槌《在勤各地ニ於ケル主要事件ノ回顾》,引自《日韩外交史料》卷5,第461页。
  • 9.    JACAR(アジア歴史资料センター)Ref.B08090169800、韩国王妃杀害一件 第三巻(5-3-2-0-12_003)(外务省外交史料馆)。
  • 10.    伊藤隆、酒井正敏.《冈崎邦辅文书·解说和小传》:自由民主党和歌山县支部联合会,1985年:第119页